隔离病房的“逆行者”
来源:隔离病房的“逆行者”发稿时间:2020-03-28 04:33:29


这几日,美国的疫情牵动人心。

疫情虽然是公共卫生议题,但背后涉及政治、经济、外交等一系列问题。科学家可以给出技术解决方案,但最终的防控政策需要纳入经济、政治、社会心理等各方面考量。我们在理解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抗疫政策时,都应注意到其中的复杂性,防止想当然地“捧一踩一”。

为了不消耗多余的口罩,所有重症病人家属都被要求不要来医院探视,多数病人都在孤独中离世。

美国民众一向对外来危机反应迟钝,面对一战、二战以及恐怖主义威胁等重大国际危机都是如此。危机没有造成实际损失的情况下,民众很难响应政府的政策动员。

意大利国家护士联合会对达妮埃拉·特雷齐的死表达深层的悲伤和沮丧,称尽管还不清楚她确切的死亡原因,但疫情导致的工作压力,以及担心自己会感染他人的焦虑,都与此次悲剧有关。医护人员透露,特雷齐自3月10日开始,就因染病在家隔离,当地司法部也将调查她的死因。

在疫情发展到全球的现阶段,对标中国是不妥当的。意大利6000多万人口和中国对标,美国3亿多人口也和中国对标,并不是一个评估疫情的科学标准。

公开资料显示,黄展云出生于1876年,字大梓,号鲁贻,笔名鱼头,是其党务秘书及大元帅府秘书。

一名为急诊部门和重症监护室医护人员提供心理疏导的心理医生表示,“他们神精绷得太紧了,有人担心在工作中犯错葬送患者生命,有人害怕操作不当导致自己感染。”

一位意大利医生哭着说: 我们不得不在40岁的病人和60岁的病人之间选择...这太残酷了。

特朗普的脱口秀风格,“战时状态”下暴露短板